使本地粤剧的衰落几乎走上「不归路」-沙河新闻-庄河新闻
点击关闭

真实新闻-使本地粤剧的衰落几乎走上「不归路」-庄河新闻

  • 时间:

官兵护航春晚29年

《帝女花》和很多文學作品一樣,以歷史大轉變作為背景,實質上是讚揚生死不渝的夫婦結髮之情,蕩氣迴腸。雖然男主角周世顯是向壁虛造,長平公主在歷史上也未必真有其人,但觀眾可以透過劇情和演員的唱做,感染忠貞的情操,增強對中國文化的正面認同。學生看劇,有興趣研究劇中的歷史背景,尋求真相,這不單能促進中國歷史教學,古今映襯,相得益彰,還可以促進青少年對「國民身份」的認同。

從小受薰陶我們在孩提時,不時念念有詞,唱着:「落街無錢買麵包,借錢又怕老婆鬧。」大家都知道這是出自《帝女花》中一個最著名的片段(摺子)──〈香夭〉開端的歌詞。這種潛移默化的功能,是有目共睹的。可想而知,推行「國民教育」必須生活化和愈早愈好。正如清末民初的著名翻譯學者嚴復說:「小孩子誦讀四書、五經,未必需要明白,就像祖父的容貌(相片)就有必要見過。」總括來說,我們務必向兒童灌輸「慎終追遠」的觀念,進而說明「無國何來有家」的意義。

今年香港正遇多事之秋,粵劇名伶龍劍笙主演的《帝女花》,主辦機構曾考慮取消演出。有幸香港人見慣風浪,也識得變通,主辦機構將夜場改在下午進行,避開晚上的風險。早前,我看了兩次《帝女花》,感觸良多。該劇在老一輩港人心中耳熟能詳,曲詞唱做,膾炙人口。所以捧場的觀眾大都是「銀髮一族」,年輕人入場欣賞雖不至於鳳毛麟角,但也不成比例。粵劇的傳承,早已響起警號,業界和政府都有做一些工作,但成效似乎不彰。

可紓緩情緒人能從小建立對文化藝術的興趣,對紓緩壓力是非常之好。我們可與親人以及志同道合的朋友去看表演,透過一個好的劇目如今次的《帝女花》,其中〈香劫〉和〈香夭〉,於現場所見,不少觀眾都為演員的演出而飲泣、流淚。劇情勾起觀眾內心的痛苦情緒,而眼淚就能沖洗他們內心的鬱結,並對精神健康有另一得益。他們可以就劇情、演員演出建立話題,從交流中建立社交平台。人要精神健康及有正面取向,社交活動從不可缺。而粵劇藝術源遠流長,談論話題無遠弗屆,對精神健康大有好處。

根植愛國心今年適逢粵劇泰斗任劍輝逝世三十周年,她的嫡傳弟子龍劍笙,特地從加拿大回港演出《帝女花》。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香港,娛樂的選擇不多,很多本地人都熱愛粵劇,但它隨着時代轉變而式微,要傳承文化是需要官民合作。由於未能及時制訂積極的補救行動,使本地粵劇的衰落幾乎走上「不歸路」,損失了超過一代的演員和觀眾,所有粵劇的持份者,當然包括政府,都應借鑒其他地方保存傳統文化的成功例子,例如:日本的相撲、能劇,英國的莎劇,意大利的歌劇。

粵劇是中國文化的瑰寶之一,但本港中、小學在推廣各種國粹之中,看來是不得其法,這包括在課程和考試制度方面,使部分青年錯誤認為粵劇落伍和不合時宜。推動下一代正確認識歷史,培養他們熱愛傳統藝術文化,根植愛國心,牢固身份認同和歸屬感的「集體潛意識」(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)乃當務之急,也可能是消解現時社會紛爭的其中一服靈丹妙藥。

圖:投入戲劇情節有助人們釋放情緒

港人本身生活壓力大,近半年社會動盪更不言而喻。市民選看感人情節的劇目,就不用壓抑情緒,反之可以將情緒抒發出來。龍劍笙、鄭雅琪選演《帝女花》,雖是已故著名粵劇劇作家唐滌生的歷史劇目,但她們精彩以及淋漓盡致的演出,能帶領觀眾投入情感發展,令市民近半年的壓力,透過觀看文藝節目,把情緒宣洩出來。時下市民內心如藏着一個即將爆炸的「炸彈」,需慢慢拆放出來,此時就要找出宣洩方式,此對精神健康同樣大有幫助。

本人雖然接受西方式教育,但幼承庭訓,對中國文化也略有認識。家母是一個粵劇戲迷。不知是否遺傳的原因,小女雖然在澳洲留學多年,但其酷愛粵劇之情比我更甚。所以,我們父女倆經常結伴欣賞粵劇。可是現在看粵劇的觀眾,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的人,大家雖然熱情未減,但總有一種「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」的惆悵。筆者領悟「萬般帶不走」的道理,希望粵劇能薪火相傳,發揚光大,能吸引多些年輕觀眾;還期待有更多像鄭雅琪一樣的新秀嶄露頭角,更祝願唐滌生先生的文采,能流芳百世,並後繼有人。

今日关键词:雪莉家人争夺遗产